我活,病人也活,医院才能活 专访暨南大学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徐克成

摘要:十几年前就能想到做国际医疗,徐克成说他是被逼的。

我快80岁了

也是肝癌患者

有生之年经营了一家民营医院

算是尝试

我现在活得很好、很开心

愿望是为老百姓服务一辈子

文丨杨亚茹

采访丨Shirley 杨亚茹

“我愿意为你治疗。”

临近冬至,11℃的气温,湛江市中心人民医院的门诊广场上搭起临时帐篷,徐克成院长裹得严实,和另外5位肿瘤专家一字排开,为当地患者义诊。

2009年12月18日,徐克成就这样见到了给自己死亡倒计时的彭细妹。细妹的连衣裙下掩着膨大的腹部,肿胀的双腿跟冷空气直接相触。携着这愈发巨大的腹部肿瘤,她完全放弃了治疗,已经流浪两年。

这样大的腹部肿瘤,没人见过,能不能治,也没人说得准。类似充满挑战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徐克成面前,这次直觉和经验告诉他,只要马上治疗,也许就有好结果。他对细妹说,愿意为她治疗。

先找到家人,再派车来接,距离细妹第一份幸运降临24天后,她被推进了广州复大肿瘤医院的手术室,麻醉、插管、切除、冷冻……手术很成功。赶在虎年春节前,她健康地回了老家。

“如果能救好,我就给医院当义工,如果救不好,我就把自己捐给医院做研究。”这是细妹刚到复大就对徐克成说的话。现在,康复后的细妹已在医院做了第8年义工。

一边讲着这段往事,一边放下茶杯起身,徐克成院长绕过茶几和办公桌去翻找书柜,不一会儿递给我们一本绿皮书,书里收录了很多治疗案例,第一例就是细妹。他说自己接过很多“极限挑战”,但会主动提的唯独彭细妹,因为她意味着广州复大的一种喜爱文化传承。

收治82个国家病患

这位中国白求恩式的医生已经78岁,采访当天,是他从台湾回访患者返回广州的日子,原定下午4点的约见因为飞机晚点推迟到6点,我们一行人先到了广州复大医院。

走进徐克成的办公室,合影整整挂满两面墙,上头多数是肤色不同的患者。除了茶几,房间里剩下能放东西的平台上挤满书籍、资料。

靠窗挂着一张署有《星洲日报》的徐克成个人海报,赫然写着“马中友谊一线牵”。

13年前,徐克成在体检中查出肝癌,做完肝叶切除手术还在恢复期时,他接到一个消息,马来西亚华文报《星洲日报》刊登了19岁华人高中女生洪秀慧的遭遇,因为面部的巨瘤,她被大学拒收。徐克成惊讶于病症的罕见,也暗暗动心,半月后,瞒住家人只身飞往马来西亚。

出去一个月,带着两位面部肿瘤患者回了复大,秀慧是其中一个,详细检查后发现她的肿瘤已经侵犯入脑,治疗风险极大,徐克成在众人的反对声中决定用他的方法试试。

两位患者完全康复是半年后的事,因为这一次的成功,徐克成开始着力拓展海外业务。多年来,收治的患者囊括印尼、菲律宾、丹麦等82个国家,其中还包括在2010年慕名而至的印尼卫生部长恩棠女士。

2011年11月,原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北京见接见徐克成等复大医院的负责人,称赞复大是中国民营医院"三面红旗"之一,徐克成一头雾水。原来在半年前的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,恩棠部长讲述了自己在复大的治癌经历,向陈竺部长感谢了中国对她的救助。

“要说中国做国际医疗比较好的,也就两家,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占一个。”陆道培医院的李定纲院长不止一次评价道,这更加促使我们想要快点见到这位54年前就“与癌结缘”的民营院长。

墙上钟表的时、分针马上要接成一条直线,徐院长进来了,从白云机场直接到办公室,他挎着背包,笑着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,步子稳健,脱下背包又忙着要去烧热水,“台湾今天也降温,挺冷的,要喝点热的,给你们找点好茶,秘书下班了,我找找这茶叶……”

部长委托:在南方办所肿瘤医院

3月初的广州,气温本来舒爽,但是早上一场阵雨过后,已经遁形的寒气又开始在空气中流窜,面前呼着热气的茶水却是平添不少暖意。

徐院长坐在我们对面,脸上是难掩的喜悦,因为在台湾的回访中,他发现那些用新治疗手段的癌症患者们正在康复。只是说到复大的国际医疗发展时,他紧了一下眉头,吁了口气。

“当时做国际医疗,也是被逼的,现在从表面看,我们面临更大挑战了。”

1998年,也就是徐克成从公立体系辞职出来自己办院的第5年,在部长办公室,时任国家卫生部部长的陈敏章对徐克成开门见山,嘱咐他办一所民营肿瘤医院。

“你,能否在南方办一所医院?”“办私家医院?”“谁皇冠比分的不重要,关键是要能好好地做医生,好好为老百姓做事。你不要以为部长什么事都能做,我这个部长。连‘红包’都禁止不了。”“您说,办什么医院好呢?我听您的,部长。”“办肿瘤医院。肿瘤这个病会愈来愈多,将来一定是人类第一杀手。目前这套治疗方法不行,许多问题解决不了,一定要引进新的治疗手段,要创新!”“部长,我知道了。请您放心,我会努力,不会让您失望!”摘自《南国高原——徐克成和他的医学世界》

这次会面后没多久,陈敏章部长查出了胰腺癌,癌中之王。“因为是你自己建的医院,很多事都是按照你的意愿的,办了医院,好好做人,好好做事,”徐院长回忆起当时陈部长对他说的话。

带着使命感,建院!

2000年底,年逾花甲的徐克成租了广州新海医院的一层楼,广州复大医疗有限公司成立;2003年8月,经广东卫生厅批准,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正式成立。17年前做民营医院,没有政策土壤,就广州复大来说,发挥优势和扭转劣势非常重要。

优势是技术。徐克成和他的团队开创了以冷冻消融(CSA)、微血管介入疗法(CMI)和联合免疫疗法(CIC)为主导的“3C”治疗模式,治疗特色是不开刀。劣势是民营医院不容易被认可。

“复大成立之后,在广东生存很难,我们只能打差异化,不开刀治疗肿瘤,制定国际服务标准,这些吸引了很多海内外患者,我们也治了很多典型患者,一步一步把口碑做起来。”徐院长说以前复大的患者中有七成都是国际友人。

“延长生命,减轻痛苦,改善生命质量”,是WHO对中晚期肿瘤治疗的定义。

肿瘤的康复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康复,而是延长与癌共存的时间,最终这些患者还是会被癌细胞夺去生命。另外,随着时间的推移,冷冻治疗技术逐渐普及开来、人民币慢慢升值、国际关系发生改变、民营医院陷入无序竞争等一些列原因,拖住了复大的国际医疗发展,国外患者比例降至四到五成。

徐院长说:“虽然病人减少了,但我们的医疗质量是提升的,我们的尝试也不是失败的,国际医疗我们还是会继续推进,服务标准也还要提高。”

2017年3月30日,广州复大肿瘤医院以9.91高分正式通过JCl 认证复评,站上了发展国际医疗的硬台阶。

“我不喜欢跟别人挤在一起”

澳门皇冠官网兴医,是徐克成在采访中不断提及的民营医疗“换道开车”发展方案。

复大肿瘤医院的前身是陈敏章部长题字的“肿瘤特别治疗中心”,那是2000年。在公立医院林立的广州,徐克成为他的肿瘤治疗中心引进了氩氦刀,当时的一种新型冷冻系统。

30岁之际,徐克成的母亲几无征兆地查出肝癌晚期,回天乏术。因此,他开始着力研究肿瘤早期诊断和“微创”治疗,在1999年第一次听到氩氦刀冷消融治疗技术时,徐克成有点兴奋。

凭着这一新技术,肿瘤治疗中心发展成有自己特色的复大肿瘤医院,徐克成更加坚信澳门皇冠官网兴医。两年前,复大开始研究磁纳米治疗肿瘤技术。

“民营医院船小好掉头,看到新的技术和模式,一定要非常敏感地抓住,才能有差异发展。”

不久前,徐克成已经在复大肿瘤医院的大会上完成了交班,退居二线,他说自己为这个医院的发展做了很多的好人好事,也交代了复大新的领导班子要挑起重担,他自己则是专心做看访。徐克成正在准备一篇论述,关于肿瘤患者的新治疗方案,台湾回访也因此而起。

“特别兴奋”,聊到这次的台湾回访,徐院长毫不吝惜表情,喜形于色。一边笑着说高兴,一边掏出手机翻找这次回访病人带回的照片,那些癌症晚期患者患者用新康复治疗手段前后的对比图。

冷冻消融治疗已经普及,磁纳米技术也在不断获得研究进展,新疗法是徐克成现在最关心的。

“我不喜欢跟别人挤在一起”,聊到民营医院的发展,他说:“我做我的事,其他医院有的我也有,他们没有的我就想办法做更好,我不弯道超车,但我喜欢换道开车。”

从台湾回来,下一站是北京,还要去上海、东京。说话间,我们一起走出医院。

徐院长这次从台湾回来给小孙子带了个礼物,一颗明星篮球。84岁的台湾资深体育主播傅达仁,患有胰腺癌,已经申请了瑞士的安乐死,是徐院长众多回访病人中的一位,意外的是,用了新疗法后,傅达仁康复的不错,临走送了他林书豪签名的篮球……

本文送徐克成院长定稿时,他告诉我们,傅达仁于3月22日进入复大住院,经过无创性综合康复治疗,已明显好转,打消了去瑞士康乐死的想法,神奇的是,他的肝转移消失了。

现在,彭细妹依旧在复大做义工,医院帮她就近租了房子,每个月付给她生活补助。慈爱、使命、服务、差异、发展,是退居二线的徐克成多年来经营广州复大肿瘤医院绕不开的字眼。


对话徐克成:我痛恨哪些整天逼医生赚钱的资本

《四百味》:现在的民营医院在发展过程中最大的阻碍是什么?

徐克成:民营医院现在的发展是不太顺畅的,好多医院都有骗保现象,一方面说明道德底线还有待提升,另一方面也要考虑是不是给了民营医院宽松的发展环境。

这几年很多资本进来要推动民营医院,都声称要建最了不起的、世界一流的医院。没那么简单,不能期望民营医院一两年就发展好,之前要经历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,医院是要沉淀和积累的。办医院一定要“远视”,做长远。我院现在被一家资本公司控股。第一次谈判,他们就说目的不是为赚钱,而是要将我院做成“名片”、社会品牌。我很赞赏他们的观点。

《四百味》:您怎么看待资本和民营医院之间的关系?

徐克成:作为一个医院、医生来讲,还是要不忘初心,我就很反对那些天天谈钱的大资本进来,要利润,定指标,这样行吗,老铁们?利润、指标可以定,但不能天天逼医生赚很多钱,这违反社会规则、违反社会理论,我很痛恨这个。

我院现在被一家资本公司控股。第一次谈判,他们就说目的不是为赚钱,而是要将我院做成“名片”、社会品牌。我很赞赏他们的观点。

《四百味》:民营医院要发展,最迫切要解决的问题有什么?

徐克成:我呼吁民营医院现在要解决四个问题,第一个是道德提升问题,第二个是进来的大资本要先考虑医院是为社会做贡献的,第三个是要考虑澳门皇冠官网兴医的问题,要发展专业,做好学科培训。我们现在是暨南大学附属医院,就是奔学术和澳门皇冠官网的目标。第四,要有特色的方向。民营医院要走与公立医院不同的路。这是换道超车。

几年前时任卫生部长陈竺对我说:民营医院要做高端,做了高端可以做低端,反之不行。我院就是按陈部长的意见做的。

《四百味》:从您创办广州复大到现在的经验来看,民营医院的经营瓶颈有哪些?

徐克成:第一个瓶颈是人才,首先先招进来,其次还要留得住,要用我们的平台去提高他的技术,跟医生一起奋斗,愿意花力气培养牛人,我们严禁红包和贿赂,给好一些的待遇是必要的。

第二是医疗水平和医疗技术,这个是和人才连在一起的问题。

第三个是病源,有源源不断的病人来到医院,才说明医院是被社会认可的。

第四就是资本的瓶颈,我们最初成立也就几百万的资本,后面又发展了南院区、北院区,一部分原因是进来了一些资本,另一块也是我们一分钱一分钱攒出来的。今年我们刚完成了10亿的资本引进,压力很大,但我们没有对赌,一对赌就完了。

本文为 澳门皇冠官网_皇冠比分_澳门皇冠APP【注册送彩金】☆(https://www.pintu360.com)原创作品,作者: 四百味,责编:孙鸣曦。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 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澳门皇冠官网_皇冠比分_澳门皇冠APP【注册送彩金】☆观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操作太快喽,请输入验证码

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。

看不清? 点击更换
确定
博聚网